香港马报白小姐资料

我真恶心这偷来的收视第一

时间:2021-07-23 来源:本站原创 作者:admin

  从正片前聚餐环节到玩的游戏,再到节目Bgm,和罗PD的韩综《新西游记》相似度极高。

  不过,打着部分观众对韩综了解程度不高的信息差,加之大多数人对游戏综艺只是抱着“图一乐”的心态。

  简介里,吴彤抓牢的三个财富密码——IP、沉浸式、推理——与这档节目的关系。

  你以为一众明星cosplay成了剧中人物,那这推理故事线,大致得与《潜伏》的原故事有点儿关系吧。

  节目组搭好了称得上“巨制”的大景,请了IP里几位原班大咖,赚了弹幕一小波“哇塞”之后。

  《萌探》所谓IP故事线,一句话就可以概括——MC里有一位卧底梅花,杀了保密局站长,特吧彩高手网与你同行旧版,任务是找出卧底。

  但,就这么简单一条故事线,也能时常离题万里,以至于屏幕前的飘搞不清自己到底在看什么。

  又过一会,众人根据案发现场局长留下的(毫无前因后果的)字条,去图书馆找线索。

  且不说这个号称沉浸式的推理综艺,在图书馆场景下设置激光阵一样的铃铛挂绳有多让人出戏。

  这种“线索就是去哪哪哪找线索”的套娃式线索,让一众MC游荡在各个实景场景做游戏,打一枪换一炮,不知所谓。

  同样是侦探团体的设置,同样是沉浸式的实景破案,也同样有“玩游戏换取线索”的环节设计。

  《犯人就是你》中,每一个令探案进度条往前走的线索,都是有理有据,符合情景的。

  比如在案件《光洙是凶手?》里,为了帮喝断片的侦探李光洙洗脱嫌疑,大家从案发现场,光洙匆忙逃离留下的包中发现了前一晚喝酒的小票。

  因为前一晚店里的鱼被醉酒的光洙弄死了,需要侦探们先把鱼赔偿了,老板才愿意提供线索。

  而老板提供的线索,也不是“你们去找某某某去问吧”,而只是述说光洙前一晚在店里的情况,让侦探们自己推导出下一个线索的所在之处。

  比起推动剧情的NPC,《萌探》的每一个非玩家角色,都更像一个拉进度条的指路牌。

  直到最终,判断卧底梅花的依据,也与这个角色在故事线中的行径没有任何关系。

  只剩下“因为你咬我,所以我咬你”、“你玩游戏玩的不认真所以你就是”的胡搅蛮缠。

  压根不打算在“理”上有所设计的《萌探》,剩下的,就是拼贴融梗游戏的乌七八糟而已。

  第二期,作为IP《庆余年》里原班人马,又巧为《明侦》老玩家,号称“逻辑怪”的张若昀一出场。

  “他向我借衣服穿”,“他昨天给我发信息要结盟”,“他节目开始时说要报复我”,而直指饰演三皇子的黄子韬为杀害二皇子的凶手时。

  再在《庆余年》的故事线中分析,认为如今唯一没有丝毫杀人动机的宋亚轩,反而最可疑。

  甚至因过于熟知剧本杀的套路,在一轮陈述就直接跳了自己动过手,但对表面死因(毒死)进行了怀疑。

  二更是因为节目组请的嘉宾,着实是你在玩剧本杀时,最不想遇上的那种队友——

  没有剧本杀的思维方式,又无法安静倾听学习,过于笃定自己既往玩其它综艺游戏的模式。

  闹到最后,大无语却仍保持苦涩微笑的张若昀,只能对遇到如此头脑简单的题,却偏逢一群头脑更简单的队友,表达一声“带不动”的愤慨:“没有人是这么玩的。”

  只是说他们的那些有趣与优点,在推理综艺里,非但没有用武之地,甚至会显得蛮不讲理。

  在体力+益智小游戏的传统游戏真人秀里,观众希望看到的,香港龙坛分析网111期,是明星们的祛魅——

  你有些狡猾也好,有些愚钝也罢,只要与镜头前专业又严肃的大明星有着反差的真实感,观众都喜闻乐见,愿意买账。

  光看内娱的标杆推理综艺《明星大侦探》就知道,常驻的老MC何炅撒贝宁,都是盘逻辑,理线索的一把好手。

  而推理类的游戏综艺,以cosplay的方式进行,往往需要嘉宾入戏又聪明。

  比较一下,《明侦》的杨蓉,曾因为在故事中饰演被性侵的女孩,陈述时几度哽咽,投票时一句“我希望她如愿”,戳了无数观众心中的软肋,也让该期《明侦》从逻辑缜密度到故事立意都堪称“封神”。

  而打着大IP外壳的《萌探》,即便抛去那些完全缺位的智力高光不谈,MC们在游戏时,叫得还一直是对方的真名,需得依靠字幕,去硬造一些不存在的沉浸感。

  一样的几人出俩匪设置,一样简陋的剧情,一样蹭IP,一样依靠导演给任务,而非故事线任务作为推匪依据的游戏模式。

  而老者正是《潜伏》中与孙红雷搭过戏的一个小角色,孙上来一句“老哥哥,我们合作过吧” 的感慨,氛围就立刻煽情。

  二人怀念着《潜伏》当时的场景,以及感慨不饶人的岁月,和好剧本可遇不可求的惋惜。

  如果说在时长有限,场景有限,定义也的确就是一般游戏综艺的《王牌》里,这些游戏和煽情的设定,在贾玲沈腾的综艺感掩盖下,还勉强可以接受。

  那在定位为最需“骨相”的推理综艺中,在IP场景都已重建的情况下,吴彤本有更多更好,也更必要的选择。

  《午夜列车》里人均有作案工具的情节致敬阿加莎的《东方快车谋杀案》;《逃出无名岛》里梦境的设计致敬《盗梦空间》。

  《萌探》完全可以让原班人马们重新演绎一个建于原IP上的精彩故事去致敬经典。

  可他却依旧选了将剧组人员一一重聚的粗浅方式,在与故事线毫不相干的情境下,硬塞了一段煽情。

  当披裹着“大牌明星”“豪华场景”的锦绣纱罗不再受重视,吴彤内里那根毫无内核的死木头,便赤裸裸地显露了出来。

  早在《萌探》出来前,媒体采访时的他就总是不遗余力地突出着自己的努力——身扛多部S+综艺,忙至没有时间睡觉。

  但你抛开那些让人啼笑皆非的“原创很重要”之类的空话,吴彤能说得出细致过程的努力,总结不过六个字:

  为了《天龙八部》的演员重聚,他给香港演员们一封一封地发邮件,一点一点地解释重聚的意义。

  甚至于将重聚时,服装的布料、颜色、尺寸都翻译成粤语,打消演员们最后一丝疑虑。

  但结合起那空洞的综艺本身,这努力如何看,都不过是用战术的努力,掩盖战略的懒惰罢了。

  同作为创作者,飘过于明白,一个不愿踏实做内容的人,他所有的情怀,都不过是贩卖情怀。

  因为他并不想真正为这些费力邀请来的嘉宾们做些什么,相反,他的费力,是希望这些嘉宾的聚集,能为他带来些什么。

  导演是演员表现的镜子,而不是让演员自己照镜子,你需要让你的演员相信你会保护他。

  一面保护演员的好镜子,该是一面适配演员的哈哈镜,他反应真实,又突出可爱。

  因为他所能偷盗的,不过是一套又一套已成型的空模具,装不下嘉宾们各有各棱角的独特。

  他清晰地明白曾经那些抄袭综艺依旧热度不退,在于大多数观众不过也就是“图一乐”。

  有了这块“开心就好”的遮羞布,他要做的,可不就是用新的财富密码去重新包装一下一尘不变的内核就好。

  所以即便到了《萌探》评论区直接被点名狙的当下,吴彤手里还死死攥着这挡箭牌。

  “《萌探》就是一个合家欢的,简简单单快快乐乐的节目而已。” “主打合家欢概念,定位是爆笑不烧脑的节目。”

  正播出的《名侦探学院》第四季,节目组用难猜却易懂的寻宝游戏,将节目做得妙趣横生,不烧脑,却是有血有肉的有趣。

  乐呵、烧脑、烧脑并乐呵……虽然趋势永远在变,但最终能决定碗里盛着的究竟是食物还是饲料的,仍是作为观众的我们自己。

织梦CMS官方 DedeCMS维基手册 织梦技术论坛

Power by DedeCms